K醬

山組小段子

* 久遠以前寫的山組小段子,在這裡傳一下檔

* 因為是久遠以前的,所以內容有的可能過時了(如代言的商品等)

* 看回才發現原來我入山組坑這麼久了

* 不過還是一樣那麼愛他倆 ♥♥♥


* * * * * * * * * *


【我的名字好聽】【我的更好聽】兩個年紀相約的小女生在激烈的爭議著【你們兩個的名字都好聽】兩個英俊男子手拖手向女孩走去【爸爸】【老爸】女孩分別奔向男子的懷裡,比較高個子的男子說【一個智子一個翔子,代表了你們兩個爸爸的愛】矮個子的男子吻了吻他【有點肉麻喔,不過我喜歡】  

                                         

* * * * * * * * * *


【翔,在生我的氣嗎?從大阪回來你很少跟我說話】【沒有。。】【還說沒有,昨天錄完節目你沒等保姆車,一個人回家,分明避開我。有不高興就說嘛,不要判我死刑也不說罪名】【呐,在天神祭一起買的手鏈,回來後都沒見智戴過。。】【原來是這個】智拉起翔的手放在自己的心上【已經一直繫在這裡拿不掉了】                       

                                           

* * * * * * * * * *


智正在發呆,沒有翔在的日子特別難過,畫畫釣魚時滿腦子也是翔。雖然聽見他要回來參加福島嵐學好開心,但想起他的舟車勞頓兼時差,又寧願他待在倫敦算了,想見他又怕他辛苦,好矛盾。此時手機震動顯示,翔的短信!那麼辛苦工作還記掛著我,傻瓜,我怎麼會不想你唷,立刻回覆

【To翔:I ♥ U】                                            

                                           

* * * * * * * * * *


智一如平常的在看月曜日的ZERO【翔君啊!】【他看比賽好緊張,噗】【喔,北島選手輸了,翔一定也很失望】【他訪問三宅選手好帥!】看看時鐘,翔應該在飛機上了,很快可以見到心愛的人,智笑了【翔君多點休息喔,我在等著你回來】                                            

                                           

* * * * * * * * * *


翔在酒店整理資料,有點累歇一會,今天又回到倫敦了,回日本的兩天跟智相聚不到數小時,這陣子分離的滋味真不好受。肚子有點餓了,下去酒店咖啡室買點吃的吧!正想從行李箱拿外套,發現一個小包包,打開一看,是兩個包得整齊的飯糰,還有一張紙條【翔今晚一定熬夜了,肚子餓時拿來吃吧!智】                                             

                                           

* * * * * * * * * *


翔從倫敦回來一直不安,沒找到好的禮物給智很過意不去,其他門把都買了,只是沒找到合適的給智,又不想草草的買。智看在眼裡,從後面伸手環抱著翔【沒禮物不要緊,你平安回來就好~】【可是。。。】【你一定要送的話,就把自己當禮物吧!】說完就往那櫻唇吻下去【智好壞。。。】           

                                           

* * * * * * * * * *


1)大清早智便興高采烈的收拾釣魚用具,一星期前已請了假計劃出海,接下來一連串工作大概要好久才可再去了!不自覺的邊收拾邊哼起歌來。還在床上睡眼惺忪的翔一轉身過來便說【拜託,我三點多才睡。你靜一點讓我多睡一會行嗎?】莫名其妙被吐槽的智一言不發的拿著用具就出了門【砰!】。。


2) 八點響起的鬧鐘把翔弄醒,不情願的睜開眼睛,摸摸身邊,智不在!那麼早有工作嗎?才想起兩小時前發生的事。智釣魚去了!本來自己答應跟他一起去的,但臨時NZ取材不想推掉,只好跟智說抱歉,難得他也明白。啊,剛才對智好像語氣重了!“砰”的關門聲還在耳邊。糟糕,智生氣了!怎麼辦。。


3) 雖然擔心智生氣,不知要怎樣道歉,翔工作時仍全情投入,心無雜念。連午飯都沒吃打算趕緊把工作做完回家。【翔君今天辛苦了,休假也要臨時取消,我請吃飯】【謝了,有點累想回家】推掉製作人邀請,反复思量,終於有了決定。回家途中去了超市,準備買材料,實行親自下廚煮咖哩飯!。。


4) 智回到家看到廚房烏煙瘴氣,翔正在輕擦著手背。【怎麼了?世界大戰麽?】【。。。】【你的手。。】【沒事的】【還說沒事,都紅腫了,我替你上藥】【智,對不起】【幹嘛道歉】【失約了早上還對你發脾氣】【是啊!我生氣!】【不要嘛】【我要罰你】【怎罰】【在床上餵我吃巧克力草莓!】(完)        

                                           

* * * * * * * * * *


Q: 【櫻井桑,你演苦情戲那麼逼真,哭得那麼傷心,有什麼秘訣的?】翔:【只要想起令人傷心的事,就自然會哭囉!】Q:【有什麼事會令你那麼傷心的?】翔:【這個是秘密啦。。】心裡想。。如果我的智離開我,我就會傷心欲絕了。。     

                                           

* * * * * * * * * *


 【小智,你坐下,我們玩遊戲】【哦】小翔用繩子將小智綁著【誒,你幹嘛?】小翔低著頭想哭的樣子【因為。。阿姨說你們要搬去京都了,我不要小智走。。】小智不知怎樣回答,他也不想去【我就一直給小翔綁著好了,我不去京都】小翔立刻開心的笑【真的?】【嗯,我們勾手指!我永遠陪著小翔!】                                             

                                           

* * * * * * * * * *


翔大拇指骨折的日子裡,智把翔照顧得無微不至,由洗澡更衣甚至吃飯也事事代勞,但一個月過去翔的傷還沒痊癒,智開始擔心了,萬一拇指以後不靈活怎辦?心不在焉的智不小心把水杯推倒,眼見快要落地打碎的時候,反射神經令翔伸出右手把杯子接住了。【翔,你的手指。。】【糟糕!穿幫了!】                                             

                                        

* * * * * * * * * *


【翔,快給我看】【看什麼?】【你一歲時的全裸照】【智,你怎。。】【你的直播番組我一定看的呀~快拿來】【不給!那麼害羞怎能給你看】【真人全裸我都常見,照片害什麼羞?】【就是照片才不能看,你一定笑我的】【呵,你不給我也有得看】【なに?】【你現在知道為何我手機一定放床頭啦,嘿嘿】

                                        

* * * * * * * * * *


智洗完澡準備回睡房,按按門把,怎麼還是鎖著的?已經睡了沙發幾星期了!滿以為今晚可以回房睡的,誰知。。【翔,開門喔】【。。。】【真的要我扮榎本嗎?】【。。。】【開門吧,我已經把カーギー交託給老爸了,牠不會再爬上我們的床,不用怕啦~~】                                             

                                        

* * * * * * * * * *


24時間結束後回樂屋前,智和翔不約而同的把一張紙條塞進對方手中相視一笑。回到家裡各自在一角打開紙條看。。【翔,以後的一切我們都一起面對,無論怎樣我們倆都要永遠在一起喔!愛你的智】【智,以前沒遇到你就沒有今天的我,我知道我的未來是快樂幸福的,因為有你永遠在我身旁!愛你的翔】

                                        

* * * * * * * * * *


翔走進樂屋,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おはよ】相葉看到翔,便笑著說【翔ちゃん今早很趕時間嗎?你的襯衫底面反轉了】一向衣著很整齊的翔有點尷尬,除下襯衫反過來再穿上,一邊喃喃自語【智每次穿我的衣服總是把它反轉的。。。】【翔!】經智一叫才驚覺自爆了的主播,臉紅得像個TOMATO!                                       

* * * * * * * * * *


今天錄影VS嵐,風組進樂屋前聽見山組在裡面說話【這次我要在上面】【不,上次你在上面這次該我了】【但在下面比較累喔】【累了我幫你按摩】【乖,就依我吧】風組聽得臉紅耳熱,忍不住開門進去【這些害羞的事情你們回家再說好嗎?】山組疑問【我們在說jumpingshooter守門位置,有什麼害羞的?】                                             

                                        

* * * * * * * * * *


【翔,我們終於可以一起演ドラマ 了,還有很多對手戲呢】智很興奮,看看原來翔已拿著劇本,但樣子卻一點都不開心【智,我。。打算辭演了。。】【辭演?為什麼喔?難得我們可以一起演,我等了很久的啦】【嗯,因為在戲中我們是死對頭,每次對戲都要罵你,還要向你揮拳。。我一定演不好的啦!】 


* * * * * * * * * *


【翔,怎麼悶悶不樂的?】【嗯,突然覺得自己青春不再了,玩jumpingshooter都沒力氣。。那個。。智,如果我老了,你還會不會喜歡我?】智沒好氣的雙手捧起翔的臉輕輕一吻,認真的說【第一,無論你幾歲,我總比你多一歲!第二,如果我比你老你仍愛我,我有什麼理由不再愛你?】【。。。】


* * * * * * * * * *


事務所要為ARAFES舉行慶功聚餐,家人也可參加。【翔,明天聚餐不要去】【為什麼?會有很多美食耶】【我說不要去就不要去】【幹嘛那麼霸道,你不去我自己去好了】【不准去!】【給我個理由,能說服我的我就不去】【很多史達夫說會帶適婚年齡的女兒去介紹給你。。誰叫翔是最佳女婿的頭號人選吶】


* * * * * * * * * *


智對生活中的瑣事時常漫不經心,要翔發訊提點【智,記得買你姐的生日禮物】【買了】【你今天有身檢】【去了】【記得吃維他命】【吃了】翔回家後問智【怎麼今天不用我提點所有事都記得做?】【昨天看了翔的眼鏡廣告大海報,一直覺得翔的大眼睛在瞪著我,還是趕快把今天清單上要做的事辦妥啦!】                                             


* * * * * * * * * *


智出差幾天,回家前收到翔的短訊【我已準備好吃的喝的,等你回來,愛你唷】智看得甜絲絲的,一向不作家事的翔為了自己也下廚了!回家後擁著翔深深一吻後,心急的問【翔,今晚吃什麼?】翔示意餐桌上擺著的。智驚訝的問【就是這些?】【對啊!有餃子吃,有オロナミンC喝,還有pino作甜品】                                             


* * * * * * * * * *


【智,幹嘛突然要和我來釣魚】【今天心情好,而且有靈感翔一定會釣到好東西】翔想怎麼智今天怪怪的【翔,用我這個特製給你的魚餌】【哦。。】【智,我釣到了。。誒。。怎麼是個盒子】翔打開看,裡面有個心形的小盒,再打開原來是一枚戒指和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翔,願意被我釣上嗎?智】 


* * * * * * * * * *


【翔,為什麼你三根手指頭都貼了膠布?】【沒。。什麼,我看到智的襯衫鈕扣掉了,所以替你縫回去。。】【這個讓我來做就行嘛,你看現在弄傷自己了】【我就不相信我的針線功夫不及你】【好了,還痛不痛】智看得心疼,連忙拉起翔的手指親吻【不痛了,只是。。我把針掉在地上了,還沒找到。。】


* * * * * * * * * *


入社十七年了,翔坐在床上看著以前的照片,發現大部分照片都有一張熟悉的臉在他旁邊。想起以前不開心,那人會聽他傾訴逗他笑。有開心事總是第一個想與那人分享。出道前幾乎想退社,也是因為捨不得離開那人而留下。十多年一直不離不棄的陪伴著他。低頭在身邊睡得正甜的臉上一吻【智,謝謝你!】


* * * * * * * * * *


風組三人走進樂屋關上門,圍著正在發呆的隊長【你竟然另結新歡?怎對得起翔君?】【誒?】【還裝蒜?】【我沒有。。】【還說沒有?天天廣播說著斉藤くん,又拍照又送鞋的】【就是,翔君能忍我們不能】【聽我說。。】【還有什麼好狡辯的?】【斉藤就是翔!】ニノ笑著向潤和雅紀伸手【你們輸了】  


* * * * * * * * * *


【智君留メッセージ給我祝生日,最討厭了。。】【智君公然進出我的房間,最討厭了。。】【智君說要跟我一生交往下去,最喜歡了♥】 再不需要遮掩內心的喜悅了(# ̄▽ ̄#)                                             


* * * * * * * * * *


【智你運氣真好,抽鬼牌竟然沒有輸,我抹一把汗喔】智一臉得瑟【才不是運氣呢!自從你上次拆穿我動鼻子的弱點後,這兩個月我一直秘密對著鏡子苦練,現在我已經能把鼻子的活動控制自如了,最後才使出來是要製造節目效果罷了!】【噢!那上次你說錄交嵐時沒被愛拔碰到小小智,到底是真是假?!】 


* * * * * * * * * *


【耕太歡迎你,我等你很久了】【領哥哥】【這就是我們的家,快來,我留了草莓蛋糕給你】【領哥哥最棒了!有你做伴真好】兄弟倆吃得正高興,有位青年走近【請問,能讓我跟你們待在一起嗎?一直只得我一個好寂寞】【好啊!你叫什麼名字?】【宮本時生】(時生應該是最先到的一個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