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醬

【忍者之憂】

原po【投稿 - 170529 五月下半月命題:忍者】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 5月下半命题:  忍者

※ 無門 X 阿翔 

※ 忍國的小腦洞 (寫得很爛,請大家隨便看看)

※ 祝「忍びの国」映畫票房高收!



「給我滾出去!」

 

無門被狠狠的推出屋外,身後傳來嘣的一聲。

自嘲的苦笑了一下,無門無奈的走出這間他和趕他出來的人居住了一年的破陋小屋。

 

時已將近黃昏,無門一個人百無聊賴的在小屋附近的樹林徘徊,從一夥樹飛到另一夥樹,故意嚇得樹上的鳥兒咿呀咿呀的叫,慌忙的飛走逃命。被拒於門外的無門,只能用這種小技兩來尋開心和博取一點點幾乎被打破的優越感。

 

「又被趕出來了~」帶有譏諷語氣的聲音從地下傳來。

 

無門對這聲音最熟悉不過了,同是忍者的文吾,一直嫉妒無門「伊賀第一忍者」的美譽。雖然自知忍術武功都不及對方,但還是無時無刻想著有一天要打勝無門,奪得伊賀第一的稱號。但這天來臨之前,只能找些有的沒的理由嘲諷一下無門,挫其銳氣。而無門被拒於自家門外,自然成了文吾的最佳理由。

 

「唓~」無門也懶得理會文吾,因為在同樣的情況下被對方嘲笑也不是第一次了。

 

「真不明白,你拐這個人來伊賀幹什麼!」文吾才不會就此收口。

 

無門沒有回答。其實他也不懂自己那時怎麼會把那人帶回來。不過他清楚的記得,他第一眼看到那人的情景。

 

******

 

一年前他奉命去安藝國執行任務,任務完成後去了一家居酒屋喝酒。無意中聽到隔壁座位的兩人的對話。

 

「聽說杉原將監大將軍的女兒阿國是天姿國色。」

 

「是啊!這裡的人都說幾乎沒人能比得上她。真想見見這位傳說中的絕世美人!」

 

今晚我就去會一會這位美人,讓她陪我一晚,當作是慰勞自己吧。無門這樣暗自盤算著。

 

無門立刻行動,查得阿國所在的城館。當晚就潛入城館內,不過他似乎去得過早,館內的人還沒入睡,廳堂中還亮著燈光。無門唯有飛身到廳堂旁邊的屋頂上,弄開瓦片,探頭往下望,也許可以先睹美人的風采。

 

廳堂中只有一女子正在用茶,看相貌和打扮應該就是阿國。

 

果然是個美人兒!阿國真是名不虛傳,今晚一定要她侍候自己。正當無門這樣想著的時候,那女子開始動身離開廳堂。無門就躺在屋頂瓦面上,等過一陣子阿國睡了再摸進她房間尋歡。

 

剛剛進入秋天,天氣還是非常悶熱。平時無門就喜歡在樹上乘著高處的涼風睡覺。這時躺在屋頂上,感受著陣陣清涼的微風,眼簾不知不覺的漸漸盒上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無門醒來時已是深夜時分。為免良宵苦短,無門趕緊動身前往美人的寢室。

 

倒掛著的無門看正在熟睡的人。雖然他奇怪怎麼聞不到女人慣有的香氣,但光是從暗淡月光中看到閉著的眼睛上長長的睫毛,也讓無門痴痴地凝望了好一會兒。的確是很漂亮!無門慢慢靠近,直到快臉貼臉的地方才停住,準備要使出他的忍術。

 

這是一種簡單就能控制人意志的忍術。用鼻子和對方的氣息同步呼吸片刻,當呼吸完全一致後,再用雙手緊緊夾住對方的臉頰讓他清醒過來。這時只要在近在咫尺間盯緊對方睜開的雙眼,把自己的雄心銳氣送進去的話,對方就會乖乖的聽話。

 

啪!

 

無門還沒撫上對方臉頰的手突然被抓住!此舉讓從沒失手過的無門一時間呆住了。

 

「你要幹什麼?」

 

男子的聲音?!無門的心跳停了一拍,這人不是阿國嗎?!

 

那人睜開眼睛,直視無門。好漂亮的眼睛!這一秒無門竟然忘記了自己正處於什麼環境,只陶醉在這雙恰似會說話的大眼睛裡。被抓住的手沒能擺脫,在無門還沒回過神來之前,那男子已經不再在什麼時候點著了燈。

 

抓住他的果然是個男的。也是啊,不是男的那有這般力氣。在燈光之下無門看清楚那男子的容貌。那雙眼睛,大而黑亮,又敏銳,又細緻。那嘴唇,豐厚而紅潤。好一個帥氣又不乏精英感的俊男!

 

「你要幹什麼?來暗殺我嗎?」那男的正色道,把無門也帶回現實中。

 

「我。。。不是。。。」一時間不知怎樣回答。

 

「那麼你深夜探進我房間想要怎樣?」

 

「我想要。。。」

 

無門以前無論到哪裡尋歡從沒失手過,這次還邂逅了生平見過最帥的男子,卻被抓個正著,如果空手而回就丟盡老臉。一緊張亂了方寸,開始嘮嘮叨叨的說盡最老套的甜言蜜語,最後,還誇下海口:「我保證你將會過著和現在一樣的生活,請。。。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阿翔。」

 

「請阿翔先生隨我到伊賀去吧。」

 

「好,我同意。」

 

阿翔馬上給了肯定的答覆。這麼爽快,反而讓無門嚇得心裡撲通一跳。

 

「只是,」阿翔突然把無門推到一邊,然後趴到他身上。「如果以後你說過的話不兌現,不要怪我不客氣。」

 

這夜一場翻天覆地的歡愛後,無門便帶了阿翔回伊賀,把阿國給拋諸腦後了。

 

******

 

「自從這人來了之後,這年你都不務正業,主公都很難請得你動。。。還頻頻被趕出自己家門。。。」文吾沒有收口的意思。

 

雖然文吾說的沒錯,但高傲的無門容不了文吾得到口頭上的優勢。「哈哈,主公對我的寬容,你妒忌也沒用,誰叫你不是伊賀第一忍者。還有,我的家務事,也用不著文吾大人操心。」

 

「唉,本來還想做個好心,讓你來我家借宿。你不領情就算了,慢慢在這裡餵蚊子吧!」對方搬出伊賀第一忍者的銜頭,自己無以反駁,覺得再說下去也沒什麼意思,說完最後一句話就飛身離去。

 

無門見天時尚早,這時回去不只會吃閉門羹,還有聽阿翔在屋內嘮嘮叨叨的說自己怎樣沒實淺諾言。還是等晚一點阿翔睡了再回去。他找了一夥高高的樹,在一支粗壯的樹幹上橫躺下來,把雙手放在腦袋後面充當枕頭,長長的嘆了口氣,沒想到自己竟然落得如此境況。

 

無門恃著忍術和武功高強,被譽為伊賀第一忍者,所以一向都心高氣傲,連主公也讓他幾分。可是偏偏對拐來的阿翔卻完全沒轍。一年前帶了阿翔回伊賀後,才知道阿翔原來是阿國的未婚夫。那天晚上無門摸進的房間,本來是阿國的,不過那夜大小姐嫌棄房間太熱,硬是要和阿翔調換,因此無門見到的變成了阿翔。阿翔本來就受不了阿國的刁蠻任性,正愁著怎樣脫身,見到無門後反而覺得他是個蠻有趣可愛的人,所以當無門對他說盡甜言蜜語更提出要帶他到伊賀時,他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來到伊賀,本來日子也過得不錯。連入住無門那間破陋小屋阿翔也沒怎抱怨。阿翔不習慣伊賀冬天的寒冷,不停的在小屋裡燒木炭,讓小屋溫暖得和夏天一般。無門也注意到小屋出奇的熱,一提出來,阿翔便說:「你不是第一忍者麼?能稱為第一忍者忍耐力一定很強吧!這點小熱都不能接受,還說什麼伊賀第一?!」這分明是強詞奪理。但無門若是繼續發牢騷的話,最後得到的反擊是:「無門大人如果不喜歡的話,我只好回去安藝國與阿國小姐成婚,好歹也有個溫暖的窩。」之後無門再也不敢再提了,他可不願自討沒趣。只能翻翻眼珠,邊偷看阿翔邊說:「以後請阿翔先生不要再說回安藝國的話了。。。」

 

阿翔到了伊賀的第三個月,有一天他突然對無門說:「無門大人,我來了伊賀幾個月,很懷念故鄉新鮮的牡蠣。請去安藝國給我帶回來。」

 

無門以為這是很簡單的事情,他經常去安藝國執行任務,往返的路途他已經非常熟悉,所以沒什麼大不了。他沒想到的是他從安藝國帶著的牡蠣,在沒有水的環境下,不到五六天就變壞,雖然他有絕世輕功,但來回伊賀和安藝國還是需要十來天時間。所以回到伊賀時,阿翔看到的是一堆壞掉的牡蠣。

 

「怎麼全都壞掉了?!」

 

「我的阿翔先生,從安藝國回來需要好幾天,我怎知道牡蠣那麼容易壞掉!」

 

「我不管!你沒能好好的把牡蠣帶回來給我吃,就休想與我同房!」 

 

「還不過是一堆魚腥味的東西,用不著那麼嚴重吧。。」

 

「你把我從安藝國帶回來的時候,說過什麼話?」

 

「我說過那麼多話,你指的是哪些。。。」雖然無門清楚記得自己說過什麼,但此時此刻覺得裝傻比較好。

 

「你說:『我保證你將會過著和現在一樣的生活,請隨我到伊賀去吧。』我以前可是常常吃到西國新鮮的牡蠣啊!既然你說過的不兌現,就要受懲罰了。」

 

就這樣,無門被阿翔趕出屋外,還好天氣回暖,他就在屋的旁邊搭個小帳篷棲身。

 

往下的幾個月無門常常往返伊賀和安藝國,為阿翔帶牡蠣回來。有時甚至為此而退卻任務,令主公和其他忍者非常不滿。若然他回來時牡蠣還沒壞掉,阿翔就准許他回到小屋裡,否則他便被拒於門外,要繼續住在小帳篷。他每次都使盡渾身解數,一次比一次快回來,可惜因為天氣也越來越熱,牡蠣能保持新鮮的機率也最多是一半一半。

 

這一次很不幸是全軍覆沒,又有一段日子要強忍慾望。為的就是那些又重又臭的牡蠣,害得他要睡帳篷,有那麼可口的人兒在屋裡不能享用。最不甘心的就是他並不覺得牡蠣有什麼好吃,偏偏阿翔很是喜歡,而且更一定要是安藝國帶來的才吃。無門曾經試過取巧去伊勢國帶一些回來給阿翔,卻被他一吃就發現了。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無門覺得這樣丟臉的事,無論如何都不能繼續下去,得想個好方法解決。

 

******

 

「無門大人,怎麼這個月來都不見你去安藝國?」阿翔見無門個多月都沒帶牡蠣回來,好奇的問。

 

「沒為什麼,只是這個月的任務特別多,無暇前往而已。」無門一貫懶洋洋的回答。

 

「你現在不是要執行任務,幹嘛又不去?」

 

「現在累了,不想動。。。」

 

雖然無門懶洋洋的性格是人所皆知,但在阿翔面前是從不會這樣愛理不理的態度的。阿翔有些不滿,也有些驚訝,但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反應。

 

「你還是盡快行動吧,難道無門大人想一輩子睡帳篷?」

 

可是無門並沒有因此而去安藝國。即使是沒有任務的日子,也只是釣魚打獵戲弄村民,再不是就找其他忍者決鬥什麼的。就是沒有動身去取牡蠣。

 

如是者過了幾個月,這下子輪到阿翔不耐煩了,便叫了無門進來,準備問個究竟。

 

「阿翔先生竟然允許我進屋子裡,請問有何吩咐?」

 

「那還用問?你有多久沒去取牡蠣給我吃了?你是不想與我同房了麼?」

 

「阿翔先生為什麼這麼生氣?是因為沒有牡蠣吃?還是因為。。。」

 

「因為什麼?難道還有別的理由嗎?」

 

無門嘴角上揚,湊近阿翔的耳邊,用很小的聲音說:「我說是因為阿翔先生想我咯,幾個月晚上沒有我陪伴,寂寞難耐吧。。。」

 

「才沒有這回事。。。」阿翔立刻退後一步,但紅透的耳根已經出賣他了。

 

「沒有的話我就出去咯。。。」無門故意轉身準備向門口走去。

 

「不要。。。」口還是誠實的說出心裡話。

 

聽到意料之中的話,無門停下腳步,轉過來慢慢走到阿翔面前,伸出雙手撫上阿翔的臉頰,然後低頭下去吻了對方。

 

「你。。停。。誰准你。。」阿翔還試圖把無門推開,無門沒有停止反而更加深了吻。

 

「唔。。。」阿翔沒有再反抗,好像被點了穴道似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乖乖的接受無門的每一個動作。

 

「你還是要趕我出去嗎?」無門繼續在阿翔耳邊小聲的說。

 

「不。。不趕了。。」

 

「不用我去取牡蠣回來了?」

 

「不。。用。。了。。」

 

「說了的話可不能反悔啊!」

 

「好。。好的。。」

 

阿翔被無門吻得渾身發熱,慾望已被燃點起來。的確,這幾個月的孤單,真的讓他受不了了。

 

「好吧,那麼就讓我好好的安慰安慰我的阿翔先生吧。。。」說完無門把阿翔公主抱起來放在床上。

 

無門心想:這方法果然就效!

 


~~ 完 ~~


p.s. 不知最後征服阿翔的是無門的魅力還是他的忍術,大家認為呢? :PP




评论

热度(66)

  1. K醬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转载了此文字
    原po【投稿 - 170529 五月下半月命題: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