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醬

【愛的語言】

原po【投稿 - 160422 四月下半月命題:情話】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 4月下半命题:  情話

※ 山组,OS

※ 一個喜歡說話,一個不喜歡說話,兩人走在一起,可是卻潛伏著一觸即發的危機



有些人喜歡收禮物,有些人喜歡身體接觸。有的欣賞被服務,有的寧願得到充實而高品質的時間。然而,櫻井翔卻並不屬於以上任何一類。他,絕對是一個蓬勃於文字、言語和對話的人。對櫻井翔來說,沒有什麼比發自內心的言語更有意思。雖然,必要時他也會妥協在紙張上甚至螢幕上的文字上。

一般來說,他這個性格在生活上並沒有太大問題,唯一令他頭痛的是,他的戀人並沒有和他分享這個喜好。

 

*******

寄出者:

收件者:

主題:好想你

我大概不再喜歡出門了,我們分開這麼遠。

我好想你,想得快要哭了。

愛你。好想你。

*******

 

認識他們的人都知道,大野智並不是一個說話多的人。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安靜的,也會靦腆的避免長長的對話。可是櫻井卻是越說越起勁的。大野寧願省下說話的精力來做其他事情。但這卻一直困擾著櫻井。

很多時候,櫻井也把這困擾收在心裡面。他覺得他們已經在一起那麼久了,不應該為這些小事隨意發脾氣或者記在心上。但當櫻井因為工作需要而出門的次數頻密了,有時更是去很長的時間以後,他和大野分開的時間也相應增加。對方不在身邊,櫻井更需要依賴語言和文字來表達思念。

有時候,櫻井不禁懷疑,他們倆人是怎可能走在一起的。他們在很多方面都是完全不相同的。有時,那些差異會變成爭議的源頭。雖然有說異性相吸,但櫻井卻覺得這令他們的距離越來越大。櫻井本來不會如此消極的,但當身邊發生太多不如意的事情時,他會選擇性的讓這些感覺壓倒他。

發出去的訊息一天、兩天也沒有回覆時,他開始對他們的關係產生疑問。

好像每次大野都忽視他的訊息似的。

 

*******

寄出者:

收件者:

主題:好想你

吶,我們有二十天沒見面了。

你工作忙嗎?

有沒有好好吃飯?

不要晚晚睡在沙發啊,很容易著涼的。

好討厭跟你分開,真希望這刻就在你身邊!

好好好想你。

*******

 

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樣樣事情都是好好的。大野依然不大說話,不過若然被拉進對話時,他還是會作適當的應對。更多的時候,大野會默默坐在櫻井身邊聽他說話。大野對他說的話非常謹慎。如果他說出口的,一定就是他想說的。這也是櫻井喜歡大野的其中一方面。不過當然,人是沒有滿足的,櫻井也不例外,想要得更多。

「智,我那天發了電郵給你但你沒回覆。你是丟了手機嗎?」櫻井問著躺在身邊的大野。

大野伸手扣著櫻井的手指,依偎在對方的背後。

「沒有,因為那時候很忙,我一直想回覆但一直忘記,然後有被別的事情打擾了。」大野回答道。

櫻井只有接受這個即使他認為是不能接受的藉口。回覆一個訊息真的那麼難嗎?那怕只是一個【好的】或是【想你】的簡單字句,他都會樂意接受。但,沒有,一個字也沒有。他很想跟大野說些什麼,但當大野柔軟的雙唇貼上來,他就把一切忘記得一干二淨了。這也是大野吸引他的地方,無論在什麼情況底下,總能使他平靜,使他安心。於是一次又一次的,櫻井用他自己的唇來作回應。

他對自己說,也許,他可以不計較吧~

其實也不是太糟糕。

 

*******

 

出外公幹往往使櫻井有著混合的情緒,有好的也有壞的。

好的是他可以去不同的地方見識不同的事物,吃到當地美食也可以認識當地的文化。就好像是寓工作於娛樂。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很寫意的。

壞的就是要跟大野分開,有時候還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這對於櫻井來說特別難受,因為在他們的關係中他總是渴求的那一個。他就像相戀中女生的典型,非常需要關懷和愛護。但他需要的關愛是要以令人安心的文字來表達的。他不是不相信大野。他只是想聽到寵溺的甜言蜜語。是的,就是那些令人牙痛的情話。但櫻井知道,這些是他永遠都不會從他的戀人口中得到的。因為大野根本不是會說情話的人。

櫻井雖然很清楚這一點,但不等於他能接受。

然而,櫻井能找到一個捷衷辦法。大野也許不回覆他的電郵,但若是打電話,他至少是會接聽的,應該是說如果是櫻井打來的電話,他是會接聽的。根據其他朋友說,如果是其他人打來的,他似乎都會漠視掉。

『今天過得怎樣?』櫻井問道。

『有點忙,主任要我提前交稿,但總是找不出靈感來。』

『那可糟糕。能跟主任商量一下麼?』

『應該不能了,如果有商量餘地的他也不會要我提前交~』

『智,我好想你。這時候如果我能陪在你身邊該多好!』

電話的另一方是一片沉寂。

『智?』

櫻井不確定電話是斷線了還是大野又回復大野本色。

『那個,翔,真對不起,我要掛線了,突然有一點靈感,想在忘記之前畫下來。』

沒錯了,大野又回復大野本色了。

『對我說聲【我也很想你】真的那麼困難嗎?』櫻井終於忍不住了,他也聽見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他把手機再緊貼耳邊一點,期待著他的戀人會對他說一些安慰的說話,一些可以抹掉他的不安情緒的語句,甚至貪心的希望會聽到一些令人害羞的情話。

但,他一個字也聽不到~

『我不在的時候你到底有沒有掛念我?有沒有想過我?』櫻井繼續追問,感覺到焦慮感越來越重。

跟著,他聽到電話傳來一陣嘆息聲。

『其實,你不在時我沒有怎麼想起你~』

萬萬意料不到,聽到的卻是一句像刀鋒一樣插進他心裡的話。櫻井聽夠了。

『那好吧,晚安了,大野桑~』

嘟~~~~~

 

*******

寄出者:

收件者:

主題:我們沒事吧

[ 空白內容]

*******

 

這大概是櫻井第一次想漠視大野的訊息。心裡容忍是有限度的。他想過跟平時一樣回覆大野,當什麼也沒發生過,繼續他們的生活。但他知道如果他不做點什麼去表達他的想法,他們的關係永遠也停滯不前。他深知這可能是他用來表達想法最幼稚的行為,但事到如今,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還可以作什麼樣的反應。

這次出門的幾星期真是糟透了。雖然他並沒有讓他的敬業精神下滑,但他的心緒實在不是在工作上。每每在工餘一個人的時間,他就非常失落空虛。自上次通過電話後,大野只是寄了那僅此一次的訊息給他,但這一個訊息卻只令櫻井內心醞釀著更大的憤怒。

櫻井覺得他問的並不個愚蠢的問題,而他的生氣應該是很明顯的。他生氣大野沒有和他一樣的情操,就好像大野並不關心他並不愛他似的。就算這不是真的,大野那一句【他不在時沒有怎麼想起他】已經令櫻井有這樣的感覺。大野怎能不想他?他自己幾乎每一分沒一秒都在想著大野,想得要死!每次他們分開的時候,櫻井簡直就像是活在崩潰的邊緣。

大野智,你這個大笨蛋!

 

*******

 

櫻井終於懷著複雜而緊張的心情回到家裡。他不知應該怎樣面對大野,面對他們的關係。他不知大野會不會大聲的罵他說他幼稚甚至和他分手。從他掛掉大野的電話那一刻開始,甚至在回日本的飛機上,從機場坐出租車回家途中,他忍不住一直害怕著最壞的結局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當他踏進家門,看見大野坐在沙發上的時候,他知道今晚的談話是無可避免的了。他沉重地把行李拖入廚房。

「歡迎回來~」大野小聲的說。

櫻井沒有回答。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者作出什麼反應。他只是站在廚房的櫃面旁邊,行李放在身後。他望向大野,看到的是一張沮喪和帶點心煩意亂的臉。不過他相信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不在時我不太想你,是因為如果我想著你,我知道我一定會崩潰。」大野開始說。

雖然大野聲音很小,但櫻井清楚的聽到他每一個字。

「我不喜歡跟你分開,即使只是幾個小時。我忍受不住你不在我身邊或是我不在你身邊。我知道我不在時你是多麼的煩躁。」

櫻井緊握著行李的扶手,因為他感覺他的心好像被擠壓著。

「收到你寄來的訊息,我不知道怎樣回覆,不知道說些什麼。你也知道我不擅長說話的。」

櫻井默默地點頭,眼角的淚水已經威脅著要流下來。

「所以,我選擇做一個好像沒良心的傢伙,因為這是我唯一懂得可以令我支撐下去的方法。至少,這樣能在我們分開的時候使我繼續的堅強下去。」

大野走到櫻井的面前,牽起櫻井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唇上輕輕一吻,然後把手放在胸前心臟的位置。櫻井能從手上感覺到大野快速的心跳。他知道對大野來說,說出這一番話並不容易。淚水流下了他的臉龐。

「我這自私的行為為翔君帶來那麼多傷心和悲痛,真的很對不起。我只希望為我們堅強下去。」

說完後大野把櫻井擁進懷裡,用盡他的所有心力深深的吻住懷裡的人。千言萬語也融匯在這一吻之中。櫻井知道他不需要再聽什麼,他已經得到所有他需要的。他後悔讓戀人經歷這些悲傷,但另一方面亦慶幸他這樣做,才能終於令聽到對方的心裡話。

「你可以一開始就把這些告訴我呀!笨蛋!」

大野笑了笑,恍惚慶幸他沒有因為這些愚蠢的誤會而失去了櫻井。

「你也知道我不擅辭令的。」

櫻井輕輕的拍了下戀人的腦袋。「以一個不擅長說話的人,你卻很清楚說什麼話來為自己辯護啊!」

大野抹去櫻井的淚水,再把最愛的人擁進懷裡。

「和你在一起那麼久,多少也學到一些吧,而且這是早晚都要說明白的。」

櫻井點點頭,再向戀人索取更多的吻。

「智,我愛你!」

大野笑著的再送上深深一吻,用行動來回應眼前人的說話。

我也愛你,翔!

 

~~ 完~~



评论

热度(74)

  1. K醬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转载了此文字
    原po【投稿 - 160422 四月下半月命題:情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