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醬

抱枕

原po【投稿 - 160117 一月下半月命題:兩人共用的東西】

★ 希望山組多多使用那抱枕 ★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命題:倆人共用的東西


 現實向(智翔)

 源於大野智去年美國之行買了一樣很特別的手信給櫻井翔


大野和櫻井都有著頗為獨特的幽默感。

不論有意或是無心,這兩位大叔永遠也充滿娛樂成分,特別是兩位在一起的時候。

二宮曾經有一次曾經打趣的說,即使他這份工作沒薪水拿,如果能天天看到「這種情景」的話,他很樂意免費的繼續做下去。

能讓出了名喜歡金錢比老奶奶還要吝嗇的二宮說出這種話,肯定是不簡單。

即使是一貫定力頗強的松潤也禁不住吃吃地傻笑,平常的冷靜也束手無策。

相葉也是不曉得應該怎樣看現時這個狀況,覺得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

「翔醬,我發誓!」大野在那搞不清狀況的AD離開樂屋後有點焦躁的小聲的說。他慶幸那AD到離開時依然是搞不清狀況。「這只是無心之失喔!真的!」

這位公認的嵐的團媽,與其說是生氣,說他尷尬更為貼切。他漲紅著臉,手裡握著那四方形的抱枕,緊握得好像是把它當成十惡不赦的罪犯那樣抓著。閉上眼睛,一下深呼吸後,才慢慢的抱怨地說「智君,其實你買它做什麼?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

「不就是一個抱枕 — 」

櫻井張大眼睛,齜牙咧嘴的吼叫道「它 — 不 — 是!」

大野皺起眉頭開始有點不耐煩。「翔醬,它只是一個抱枕而已 – 」

「吶,現在我們都知道不只是一個普通的抱枕,是吧?!」

「我們真的要現在爭論這個嗎?」

「是啊,不要在小孩面前說這些喔お母さん」二宮嘖嘖地表示抗議。

「Nino,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我說嘛,翔醬,即使一個類似的抱枕令AD桑懷孕了,並不等於也會令你懷孕啊!」

「雅紀,你知道這不是重點!」櫻井沒好氣的跪在地上,拿過在不遠處的旅行袋,把抱枕放回去。「智君,也許你應該把它送給你妹妹— 」

「什麼?!」大野已經顧不及作為隊長的謹慎態度,尖叫了出來。「但這是你的!我特地買給你的!」

「嘛,我們已經不能說是你買了這個。。這個。。愛的。。抱枕給我了,是吧?!那AD桑已經見到過了!」櫻井站起來把那旅行袋拍落大野的胸前。「她會怎麼想?!糟糕!她會說什麼?!」

「我敢打賭她一定很羨慕的想著那個。。」松潤為這微妙的氣氛加上幾個問號,「。。女生今晚會在你的床上歇斯底里地尖叫。」

「當然,我們不會洩露,那個女生。。」二宮顯示他小惡魔的本色,「。。其實就是『你』!」

「Nino你閉嘴!」櫻井哽塞地說。

大野把旅行袋用力塞回櫻井的胸前,櫻井下意識的用雙手環繞著它。

「翔醬,我不會收回它的。」大野平靜的說。本來帶有睏意的雙眼現在卻閃露著無言的威脅性。「它是你的!我累了—」

「我不要 — !」櫻井也一樣平靜的說,雖然他仍然吝嗇地環抱著那旅行袋。

「可惡,我不管了!」明顯生氣了的大野撥了撥其實短得不用撥的頭髮,轉過身,慢慢的走出樂屋,再沒有多說一個字。

「嘛!」櫻井的唇和眉毛輕輕的顫動著。充滿挫敗感的深呼吸了幾下,雙手仍抱著旅行袋。

「哎呀,你惹Leader生氣了,翔醬」相葉特意從後面靠近櫻井,對著他耳邊說。「我敢賭1000円他今晚一定用那個抱枕讓你精疲力竭,連你當初為什麼不想要它也忘記得一干二淨。」

櫻井低聲吼叫著然後把旅行袋擲向相葉,相葉勉強避開了,便立刻和松潤、二宮一起擠到離門口最近的一個角落。他們三個人聯合起來,掠奪他們已經高度緊張的『媽媽』的神經,交替竊笑和衝刺,分散了又組合起來,一唱一和的,就像學校的院子裡玩耍的孩子玩著盲目的嘲諷和標記遊戲,直至櫻井受不了地把旅行袋舉上頭頂揮舞,他們三人才不得不為了保護他們的寶貴生命而慌忙逃出房間。

二宮又再次說了那樂意免費做這工作的話。

松潤和相葉覺得他們快要被團裡最年上的兩位笑死了。

隔天,櫻井悠閒地踏進樂屋裡,腳步輕盈得像腳底生了翅膀似的,臉上掛著幾乎有屁股般大的笑容,配合起來已經告訴了風組太多他們並不想知道的事情。

大概櫻井一個晚上已經很快地接受了那個睡房新夥伴。大野。。幹得好!

終於世界又恢復平靜了!


~~ 完 ~~


投稿者:  K醬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