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醬

是命運、是約定

原po【投稿 - 150622 週一命題:夏至】

★ 智君在150729的FNS上又提到天神祭命運的相遇了 ★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週一命題:夏至


 雖然是老梗了,但山飯應該是看不厭說不倦的吧XD


隨著嵐學和音樂日的來臨,櫻井意識到夏天終於來臨了。而夏天的來臨,也代表大阪天神祭快將舉行。而天神祭的舉行,也令他再想起他和大野十多年前那命運的相遇!

那時候的他們,雖然都很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意,但還是拿不出勇氣向對方表白。喜歡著對方,天天見著卻連牽起對方的手都不敢。各自為這段還沒開始的感情而煩惱著。

(對他產生這樣的情感,一開始就是錯的吧。。。)

(還是放棄算了。。。)

他們各自都這樣想著,內心掙扎著。但命運卻並不認同!

那年櫻井因為工作關係,在演唱會前一天先到了大阪。得知大野也會參加天神祭,一開始是開心,但後來卻猶豫起來。他接下這次的工作,就是避免和其他門把一起前往大阪,減少和大野在一起的機會。見他的時間越多,就越是放不下他。這感覺太折磨人了!

工作做完了,櫻井還是忍不住往攤販集中處逛逛,不時望向眼前絡繹不絕的人群,卻看不到那個他。

(在九十萬人之中相遇是不可能的吧,九十萬人喔。。。)
(如果相遇的話,就跟命中注定一樣啊。)

(如果真的相遇了。。。能相信是命運安排我們在一起嗎?)

搖了搖頭撇開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決定做一件比較實際的事情。發了短信給他約他祭典結束後一起吃飯。

(到底還是想見他!)

另一邊廂,大野也漫無目的的在天神祭中逛著,戴著鴨舌帽和墨鏡口罩全副武裝的走到河邊,看見篝火照亮了河面上的船隻,美不勝收。

儘管眼前滿是美景,但大野的心情還是複雜的。五年了,今年是嵐的五週年了,自己一直埋在心底的那份禁斷的情感,也該是時候作個了斷了吧。

當他正準備往攤販集中的地方走去,突然感覺到口袋的手機震動。掏出手機看看,原來是櫻井發來的短信相約吃飯。可以見到他了!無論自己有多想扼殺那份自以為的單戀,但每當期待可以見到對方時,心跳還是不期然的加速。

不能跟櫻井一起去大阪有點失望,早上也發了短信給他,除了給他的工作加油外,還告訴了對方會去天神祭。差不多立刻收到的回信說他也會去天神祭。當時莫名的興奮了一會兒,竟然妄想著兩個人能夠在祭典中見面。

(很難吧?!在九十萬人之中相遇是太難了吧。。。)
(就如想要找一個兩情相悅可以一起走完一輩子的伴侶一樣是太難了!)

曾經在腦海中出現過櫻井他日結婚時手挽著美麗的新娘走進禮堂的情景,不自覺的傷感起來。

應該放棄了。。。這段沒有結果的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的感情是時候終止了!

但是越是想說服自己,腦海中就越是浮現他燦爛的笑容,那個令他一次又一次動心的美麗笑容。

(如果相遇了呢?)
(如果真的相遇了。。。可以給自己給彼此一個機會嗎?)

當他走著、想著時,視線突然停留在一樣東西,不,是一個人!心臟緊縮了幾下。

那個人,回以同樣的凝望。另加慢慢張大的嘴巴,和慢慢彎起的眼角。

(是真的嗎?)
(我不是在做夢?)

『誒--?智君?』

『翔--翔君?』

(是命中注定沒錯了!)
(可以給我們一個一起走下去的機會!)

 

***********************************

 

『翔君,在想什麼啊?那麼入神的。』

『喔,沒什麼,只是在想,夏天那麼快就到了!』

『是啊,又可以盡情的去釣魚了,呼呼。。。』

『你啊,就只知道釣魚,小心晒黑了又被罵!』櫻井口裡像是埋怨,但實在是滿臉寵溺。

大野笑笑道:『被其他人罵我不怕,就是怕被你罵。』

『真懂說話啊你,不想我罵的就快告訴我為什麼這會在捐贈衣服的袋子裡?你不要它們了嗎?』櫻井裝著生氣的樣子從口袋中掏出兩條手鍊,一條藍色,一條紅色的遞到大野面前。

『這是。。。怎麼會?翔君別誤會!一定是不小心掉進去的。我怎會不要它們!我找了好久的。。。』大野一邊不停的解釋,生怕櫻井真的生氣。一邊從櫻井手裡接過手鍊,如獲至寶一樣的小心翼翼地玩弄著。

櫻井拿出來的正是當年他們在天神祭中相遇後一起買的一對手鍊,是用繩子串成的,手工非常精緻。他們還約好每場演唱會都會戴著。提及的次數多得被其他門把吐槽。老套的說,這對手鍊可以說是他們定情信物。

前陣子大野心血來潮想拿出來看,誰知找遍全間屋子也找不到,害得他睡不安坐不穩的,卻也不敢對櫻井說。其實櫻井也知道大野只是不小心把手鍊弄進捐獻的袋子裡,不過想看看大野著急的樣子罷了。『我相信你了,下次當心點就是了。』

知道櫻井不責怪他,終於放下心頭大石。現在看到手中之物,令他更珍惜眼前物、眼前人。

『來,翔君,讓我替你戴上它。。』大野把藍色手鍊綁在櫻井的右手腕。

『這是智君的。。。』櫻井有點不明白。紅色的才是櫻井的手鍊。

『我把我的藍色給翔君戴,代表我一生一世也陪伴著翔君。把自己交給你咯!』

雖然大野這樣說令翔君有點害羞,但心裡卻是甜絲絲的。

大野戴好後,便握住對方的手,溫柔地落下一吻。『呐,到你把自己交給我咯。』也伸出右手到櫻井面前。

櫻井瞥他一眼,但也乖乖的低著頭替大野戴上紅色的手鍊。大野的眼睛一直沒離開過櫻井的臉。那含情脈脈的樣子令大野再一次心動。櫻井綁好手鍊後也學大野一樣在手腕上輕輕一吻。然後兩家對望而笑。

(還好,當時沒有放棄。。。)

(還好,給了彼此一個機會。。。)

是命運,是約定,他們要一輩子一起走下去。

 

-- 完 --

 



评论

热度(32)

  1. K醬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转载了此文字